多重困難挑戰下如何“突圍” ——2016年中國經濟發展前景展望

发布时间:2016-01-02    栏目:全球经济

2016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開局之年。進入新常態的中國經濟,將面臨哪些困難和挑戰?中國經濟將展現怎樣一幅圖景?

穩增長是首要任務

為確保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中央明確提出,“十三五”時期中國經濟年均增長至少要達到6.5%。

“明年中國經濟面臨的首要挑戰還是如何穩定經濟運行的態勢,讓穩增長真正見實效,實現‘十三五’良好開局。”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主任王軍説,從需求端短期因素看,明年經濟增速穩定在6.5%以上還是比較有把握的,但投資、消費、出口的壓力依然較大。

7.0%、7.0%、6.9%——2015年前三季度,國內生産總值(GDP)由過去高速增長換擋至中高速,就業、物價、收入等指標繼續運行在合理區間,全年7%左右的經濟增速目標有望實現。

王軍認為,2016年,企業産能過剩和去杠桿壓力較大,房地産去庫存壓力不減,投資增速可能繼續回落;消費將繼續對經濟增長發揮穩定器作用,但影響消費升級的因素仍然存在;外貿不確定性增強,將面臨嚴峻挑戰。

舊的增長引擎萎縮乏力,新的增長動力正在形成。英國《金融時報》近日刊文稱,2016年中國經濟增長率將保持2015年的趨勢。這篇文章説,工業産出、鋼鐵産量等舊的經濟指標難以解釋中國經濟增長的全貌。中國一些傳統增長引擎遭遇困難的同時,服務業一直在迅速擴張,推動工資上漲並支撐消費。

“當前基礎設施投資態勢正不斷改善,房地産市場回暖有望保持,消費和投資呈現穩中向好態勢,外貿在不確定中低位走穩的概率較大,預計明年經濟增長將低開穩走,穩中有升,下半年經濟向好特點將更加明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立群説。

結構性改革是主題詞

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著力加強結構性改革,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提高供給體係質量和效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無疑是2016年經濟工作的主題詞。

經濟進入新常態,制約我國經濟發展的主要矛盾來自結構,而非總量。“需求側的刺激政策,雖然在短期抑制經濟下滑上能取得較好效果,但如果長期、過度使用,則會帶來生産要素錯配、投資回報遞減、産能過剩加重、企業活力下降等副作用,最終給經濟帶來結構性破壞,地方債、影子銀行等風險也會加速累積。”張立群説。

推進企業優勝劣汰,實現市場出清;打出“組合拳”降低企業成本;推進以滿足新市民為出發點的住房制度改革化解房地産庫存;擴大有效供給,保持有效投資力度;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針對當前經濟運行中存在的關鍵問題,強調從供給側發力,14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提出要抓住關鍵點,打好殲滅戰。

亞洲開發銀行中國代表處高級經濟學家莊健説,在經濟增長面臨較大下行壓力的情況下,持續推進供給側性改革對于中國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當前傳統産業亟待改造提升,很多‘僵屍企業’仍然存在。‘十三五’開局之年,化解過剩産能必須取得實質性進展,為結構調整和新興産業發展贏得空間。”

改革將發揮重要牽引作用

2016年,在國企、財稅、金融、社保等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一批具有重大牽引作用的改革舉措將陸續推出,簡政放權也將繼續深化。

“無論是供給側結構性調整、企業轉型升級,還是適度擴大總需求、穩定經濟增長,進而培育新的發展動能,增強經濟持續增長新動力,改革都將貫穿始終,發揮著牽引和引領的作用。”張立群説。

高盛/高華經濟學家宋宇預計,2016年,中國在國企、金融等領域的改革步伐將加快。“中國的改革已邁進深水區,很多領域的改革相互關聯,有必要在多個領域同時推進,這也對宏觀把控能力和藝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從簡政放權到建立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從鼓勵創新創業到為企業減稅降費,頂層設計推進行政管理體制、財稅、金融、價格、國企等領域改革……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在全面深化改革上不斷發力,著力推進制度創新,在推進經濟結構性改革中為中國經濟創造新供給、釋放新需求、打造新動力。

2016年是“十三五”開局之年,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指出,實現“十三五”規劃建議設定的目標,未來改革的核心應是在供給側入手推動新一輪制度變革和創新。

在莊健看來,明年中國經濟要抓住短期和中長期的主要矛盾,處理好各種關係。“既要將經濟增長穩定在合理區間,又要堅持不懈地推進結構性改革,為中國經濟持續增長夯實動力。”他説。

相关文章

中国主要城市2017年GD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