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悲剧:耶伦已倒向加息

发布时间:2015-11-14    栏目:美国

《赫芬顿邮报》网站刊文指出,尽管美国经济要获得本质上的改善应该诉诸劳动力市场改革和财政刺激,但在现状下,也只能依靠总归好过没有的货币刺激,而由于联储内传统理念信奉者的强大,耶伦似乎已经倒向了他们的阵营,这就意味着一旦下一份就业报告依然理想,联储几乎注定将要犯下错误,进行为时过早的加息。

联储是怎么想的?在预计到就业机会的增长将呈现强势的前提下,耶伦(Janet Yellen)上周三在国会表示下个月加息是完全可能的。

果然,劳工部周五发布的报告显示,不但失业率10月间降低到了5.0%,甚至长达八年都没有进展的工资也有所前进。简直是完美——这就是我们需要的那种良性通货膨胀!

当然,耶伦知道,而且也明确说过,这些每月数字是有波动性的,而我们在具体经济状况中,根本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通货膨胀压力,而这也就意味着,冒打压刚刚换了一个较高速档位的复苏的危险去加息很难说是个正确的决定。

只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尽管耶伦比起其他大多数前任,对于就业和工资都要更加重视,但是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有十二个人投票,而她只是十二分之一。联储的逻辑一如既往:一旦复苏的涓滴效应到了普通劳动者这一环,也就到了踩刹车的时候。

其实,在这里,我们有一系列因素需要关注。

首先,与耶伦相比,联储的许多高官,其正统派色彩都要浓烈得多。货币市场和传统理念已经吵成了一团,她也只是尽力保持着委员会能够形成有效多数而已,而在加息问题上,争吵就更加严重了。

在联储当中,通胀鹰派的领袖是副主席费舍尔(Stanley Fischer)。在漫长的岁月,费舍尔曾经有过学院派学者、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微博]的资深专家、花旗的高层、以色列央行[微博]行长等各种不同身份,但正统派的理念却是一以贯之的。

奥巴马任命费舍尔担任耶伦的副手,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安抚那些因为奥巴马选择了耶伦,而不是萨默斯(Larry Summers)的人们的慌乱,让他们不要胡乱猜想。因此,如果耶伦正式投入了加息阵营,一定程度上也就意味着后者在下一次会议上成为赢家的可能性已经大大提升了。

换言之,人们已经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即便联储将接近于零的利率再保持一年,也不足以让失业率降低到需要的水平。过去二三十年时间当中,就业结构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工会的能量与当年已经远远不能同日而语。外包风行,工会式微,临时工作、合同工作和按需工作等等成为了新常态,这就意味着哪怕名义失业率降到很低,也不足以像过去那样产生强大的加薪压力。

还有,奥巴马政府也和民主党人眉来眼去,达成了更多削减赤字的共识。于是我们看到,与自由主义货币政策并行的,是过度紧缩的财政政策,还有只能鼓励更多外包和优质就业机会出口的外贸政策。

简而言之,如果不对劳动力市场进行重大改革,保护劳工免于按需经济的损害,并以大规模的公共投资来创造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的话,不管货币政策是紧缩一点还是放松一点,都不足以从跟不上改变局面。只不过,加息确实可以移走我们现在仅有的极少数经济刺激之一。

近几年来,对于通货膨胀的极端恐惧已经一再被证明其实并不成立,但这并不能改变货币鹰派的想法。耶伦这样一位新派经济学家也不得不在压力之下拥抱加息,恰恰证明了保守理念潜在的巨大能量。

11月就业报告将于12月4日发布。如果当时的数据只是平平,我们或许还可以躲过一次过早的加息,但是那时,劳动力市场让我们听到的是好消息,联储让我们听到的,十有八九就只能是坏消息了。

相关文章

美国各地加快立法规范“优步”类公司运营
为何美国抛售战略石油储备是愚蠢之举?
美国经济疑团:非农就业下降因招不到人?
6大信号显示美国经济距离衰退还很遥远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美国希望TPP能够改革国际仲裁机制
美国经济增速放缓但消费保持强劲
一张图告诉你美国股市与美国经济是两回事
中国主要城市2017年GD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