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导航员(2)

发布时间:914天前    属于:经济问题

  用市场手段来解决问题的初衷似乎又回到了原点。是放还是收?这就给我们的政府职能转变带来了新的课题。

  “今天最幸福!工资卡发了,我们最大的顾虑也解除了,可以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了。”刚刚领到建设银行储蓄卡的冯良兴奋地吐露心声。2月2日下午,在岳阳赶山路片区矮子坡安置房项目建设工地上,共有130多名农民工领到了自己的工资银行卡,共计600余万元。这项由政府主导,推动各类企业委托银行代发农民工工资措施,有效防止恶意欠薪行为,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利益得到了保障。

引领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导航员

  农民工现场领取工资实名制银行卡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同时,也不忘“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才更全面合理。换句话说,一个行业直面市场释放活力,应该鼓励、值得期待;而政府如何从管制走向监督、从管理走向服务,同样任重道远。

  孟子讲,“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天下万物没有同样的,它们都有自己的独特个性,这是客观存在。

  “市场的效率在哪里?政府可以做的,市场也可以做的,应当让市场来做。”经济学家厉以宁提出,那政府做什么呢?政府去做市场做不好的事情,比如公共产品的提供,像国防、司法、治安、义务教育、解决中低收入人群住房困难等等。市场可以做的事情,应当做到“非禁即可”,只要不是禁止都可以做,例如公布负面清单,在负面清单中列明市场不能做的项目。

  顺应市场的需要,2015年《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顺利出台,在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下,政府对市场的监管不是弱化了,而是加强了,同时对政府治理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不仅要求加快转变政府职能,使政府管理重心由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变,以良好的市场环境和市场秩序保障公平竞争。

引领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导航员

  投资者到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登记注册企业的热度依然在持续

  对此,习近平总书记进行了着重阐述,必须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就要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和社会稳定。各级政府一定要严格依法行政,切实履行职责,该管的事一定要管好、管到位,该放的权一定要放足、放到位,坚决克服政府职能错位、越位、缺位现象,让“看的见得手”与“看不见的手”充分配合。

  谋篇全局 “两手”合力助推经济持久发展

  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既是一个重大理论命题,又是一个重大实践命题。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二者是有机统一的,不是相互否定的,不能把二者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既不能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取代甚至否定政府作用,也不能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取代甚至否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这就为妥善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提供了一个清晰的坐标,勾勒出一幅清晰的改革路线图,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是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五大任务,亦是今年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所在。

引领中国经济行稳致远的导航员

  “此次会议提出的五大任务是难以依靠当前的结构和市场功能完成的。”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分析到,“要完成五大任务,并不需要政府完全包干,也不能完全依靠市场化的表现,而是要采取组合式的解决模式。”

  在前期,政府要通过主导各种改革来完善当前市场上的各种短板,使其功能恢复,政府要将过去闲不住的手收回,把市场功能重建作为改革的重点目标。

  在后期,大量的攻坚战必须要由市场来发挥作用。在政府进行短期的扶持、补助的基础上,市场将作为调节的主要手段,大量的产能过剩要靠市场竞争来进行,企业盈利也要靠市场竞争来进行,补短板也要靠市场竞争来发挥作用。

  因此,要完成五大任务需坚持长短结合,以政府主导改革来弥补市场失灵的核心功能,待市场功能恢复后则应起到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

  那么这种需要“强政府”与“强市场”强势组合能不能顺利实现?

  对此,不少经济学家分析到,在分清政府与市场作用的边界时,不能以为“强市场”就一定是“弱政府”。只要两者不是作用于同一资源配置领域、同一层面,政府和市场就不会冲突,不会有“强政府”和“强市场”此消彼长的对立。

  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高速增长时期,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人均GDP在2015年达到8016美元,进入了中等收入水平的行列。中国是否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话题,也再次成为了最近被讨论的一大热点。

  经济学家刘伟分析认为,所有穿越不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共同的一点是市场失灵、政府和市场关系紊乱,政府过多地干预市场,结果企业要想获得机会,不能通过市场竞争获得,市场失灵不起作用,要找政府官员谈判。

  怎么办?根本就是制度建设。在我国现阶段经济制度建设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建设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作用,政府在市场失灵和宏观领域起主导作用。

  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

  从第一个五年计划到第十二个五年规划,60多年里,中国经历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

  东风浩荡满眼春,万里征程催人急。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年之局,将是迎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第一个百年目标”的最后冲刺。全国两会即将启幕,站在“十二五”与“十三五”的交汇点上,完全有理由相信,未来的发展之途中,中国经济社会将由此呈现一幅更加壮美的时代画卷。

相关文章

法国大革命爆发是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创新法国”——法国将在华打造经济活力新面貌
《经济学人》列十大危机 “特朗普总统”堪比IS
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法国经济进入紧急状态
习近平为干事创业净化“政治和经济”两大生态